楚楚可茶

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
那年深花春酒,风过垂堤又绕杨柳。
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
是我心动。

如今乱红未收,霜漫寒衣又过千秋。
亦是风动,亦是幡动,
非我心动。

随笔/楚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