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楚可茶

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
那年深花春酒,风过垂堤又绕杨柳。
不是风动,不是幡动,
是我心动。

如今乱红未收,霜漫寒衣又过千秋。
亦是风动,亦是幡动,
非我心动。

随笔/楚茶

#情书
一个脑洞,不喜勿喷

偏偏旧事淋漓,又将如今惊动。
她的手指搁在键盘上,盯着空白的发件箱,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反复斟酌思量着心事一般,过了许久才认真的,郑重的打下一行字。

23时18分。

“你好吗?”

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:

“我很好。”

可是他不会知道。

当她站在他乡的街道,身旁是满眼异样的肤色,口中说着她听不懂的异国语言时,有多思念他。

不是靠电话和短信可以维持的那种思念。是想见到他,可以把脑袋扎进他怀里,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气味;是可以见到他时眼眶都被他好看的笑意濡湿;是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,是皮肤相触时的温度都熨在心底,好像满心的幸福与美好都近在眼前。

多想拥抱你。

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,

可惜你我之间人潮似海,川流不息。